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《长相思》明明小夭已救过3人,为何“不愿”救涂山璟?

时间:01-30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17

《长相思》明明小夭已救过3人,为何“不愿”救涂山璟?

小夭身边的三个人,两个凡人,一个低等神族,都是她无意之中救的,可碰上了涂山璟时,她犹豫了,不愿意救,为什么呢?小夭的“三次”犹豫小夭那个时候,还不叫小夭,而是叫小六,她忘记了自己的长相,忘记了自己的性别,更忘记了自己的身份,那个时候,她叫玟小六,是清水镇上,回春堂的医师,也是回春堂的老板。因为忘记了性别,她完完全全把自己活成了一个邋里邋遢的糟汉子,从来不叠被子,也不洗碗,走路都是大大咧咧的,整一个毫无形象的纨绔子弟。当然了,被子不叠,没人在意,可如果碗不洗,老木就会拿着棍子追着他打,为了让自己安生,玟小六不得不每天提着桶去洗碗。这天,她去河边洗碗的时候,发现河边的草丛里面有一只黑色的“鸟”。为什么第一印象,会认为是一只鸟儿,而不是其他呢?河边这会水鸟起起落落,一个个飞得是诗意盎然,玟小六看到这些长得肥肥的天鹅,直流口水,还想着如果能够逮两只回家,烤着吃,应该非常不错。这会真想得入神,结果就发现草丛里面躺着一只黑黝黝的物体。这不可就是现成的鸟儿。她立马丢了一块石头,不料,鸟儿没扑腾起来,她还以为自己技术有多好,正想着弄回去烤了吃,结果一看,竟然是个黑黝黝的看不清面容,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人。按理来说,看到是个人,不是鸟儿的第一反应,应该是赶紧把人带回家救治。作为大夫,治病救人是人的本能。俗话说,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。可玟小六的第一感觉是,假装没看见,假装不知道,假装不知情,该洗碗洗碗,该回家回家, 仿佛从未见过草丛里面有一个类似于尸体之类的东西。小六以为自己看不见别人也看不见,不料麻子出门的时候,也看见了草丛里面的人,还非常好心地给“花子”送了半块饼。小六也不在意,更没有说去救人,继续提着医药箱出门就诊,这已经是小六第二次无视涂山璟了。从麻子这里,也可以看出,这一家子,都是“冷漠无情”“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性子”,明明那个大个人,小六第一眼当没看到,麻子看到了也是给了半个饼,而另外两个人知道后,也当不知道,不闻不问,真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。傍晚回到家,小六吃完了饭,她总觉得有些不得劲。鬼使神差,她还是来到了涂山璟的身边。麻子好心给的饼还在地上,涂山璟是一点都都没有动。早晨是什么样,这会还是什么样。路上的黑土都晒干了,成了一条爬行的痕迹。可地上的人,连一点点的位置都不曾挪动,跟早上小六看到时一模一样。小六做了很多心理斗争,最后假装踩坏了麻子给的板块饼,对趴着的人说:我踩坏了你的饼,你想要什么赔偿?终究是良心占据了上风,终究是人情占据了冷漠,终究是不忍他一个人呆在这里,小六动了恻隐之心。三次犹豫,三次煎熬。最后一次,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,把人带回了家。为什么小夭“不愿”救涂山璟?小夭家里的三个人,麻子,串子,老木,三个人都是她无意之中救下来的。麻子和串子,是凡人,老木是低等神族,也是逃兵。这三个人对玟小六都很好,处得像一家人一样。按理说,小六这么喜欢救人,看到涂山璟的第一次,就应该带回家,为什么她却犹豫了?还犹豫了三次?小六第一眼就看出了涂山璟的身份。小六认出了涂山璟是高等神族,而且修为不低。小六救麻子,串子以及老木,是知道他们对自己没有任何的威胁,麻子和串子不用说,他们是凡人,凡人寿命只剩短短百年,老木虽然是神族,确实低等神族,还有一个逃兵身份,对小六造不成影响。可涂山璟却不同,他这身份会给小六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。这些年,小六经历良多。她亲眼看着母亲惨死后舅舅对他们的报复,亲身经历被父亲的人赶了出来,被狐狸欺骗关了三十多年,日日经受身体和精神的折磨。这些年,小夭东躲西藏,曾经天赋最好的神力没了,无力自保。连身份,性别,长相都统通忘记了,他早已不知道自己是谁,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地方,想要安度晚年,不想因为一个人,全部毁于一旦。因此,小六一直犹豫,不想救涂山璟。确实如此,救了涂山璟,涂山家的人找上门,小六的身份暴露,打破了平静,从此又过上了麻烦不断地生活。在清水镇,每天都有人死亡,人都麻木了。清水镇这个地方,有些混乱。人,神,妖,都住在这里,这样一来,每天就会有各种打斗,一言不合就上手,每天都在上演死亡游戏。一开始,小夭忍不住会救,可后来发现,她根本救不过来。什么事情,见识多了,看多了,经历多了,就麻木了,看到死人也就是稀松平常,再不会当回事。别说涂山璟是一坨黑黝黝的不知名物体,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躺在小六面前,她估计也不会皱一下眉头。连作为人类的麻子和串子,都无动于衷,可见这个地方死人有多么的常见。连人都麻木了,何况是活了那么久的神?小夭害怕暴露身份。小夭为了活下去,一直在换地方,换容貌,换人设。这些年,小夭害怕被抓,一直在逃。她从不在一个地方呆很久,因为她害怕泄露了身份,被人抓走,特别是她身上的血液对人,妖,和神都有着致命的诱惑。她不敢赌。与其赌人性,不如好好保护自己,毕竟人性这个东西,就跟太阳一样,不敢直视。清水镇这里,已经呆了几十年了,算是安稳了,身边的人知根知底,老木对她很好,麻子串子作为凡人,虽然有些自己的小心思,对她还算恭敬,这些年的逃亡生活,让她急切想要安稳,不想再过那种颠沛流离的生活。这三个人,麻子和串子不知道她的身份,不知道就不会暴露。老木自己都是逃兵,就算知道小六身份特殊,也不会暴露他,甚至把他当作儿子照顾着。这样的生活,让小六安心,她想要努力保住这份平静。多一个人,多一份风险。因此,她不想救涂山璟,涂山璟的身份背景,他的来龙去脉,都无从考究,清水镇本就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,万一救了不该救的人,不久会对她带来影响,还会对回春堂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。所以,小夭“不愿意”救涂山璟,不愿意赌上眼前的幸福,平静和安宁。终究是良心占据了上风,小夭没忍住了救了涂山璟,从此生活开始过得“多姿多彩”,再无宁日。命运就是这么玄幻,想逃的总是逃不掉的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